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泉州冀中新闻网 > 港澳新闻 > 正文 >

香港警方就旺角暴乱拘捕75人 带反华成见

编辑:足球即时比分 文章来源:互联网 点击数:次 更新时间:217/05/17

  

  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黎栋国2日表示,截至3月1日,警方就旺角暴乱事件拘捕了75人,其中48人被控以暴动罪,1人被控以非法集结罪。

  黎栋国当日在立法会回答议员提问时表示,警方正全力侦查搜证,以将其他涉事暴徒绳之于法,并已设立热线,方便市民提供资料。

  对香港“占领中环”非法集会,新加坡总理与高官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。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4日报道称,针对香港情况与西方舆论,新加坡外长尚穆根受访时指出, 西方媒体对香港做了许多不实、带有反华成见的报道,反之中国中央政府的观点被忽视。

  尚穆根说:“西方媒体隐去了一个事实,就是过去150年以来,香港并没有实行民主制度。港英政府和香港媒体从来没有讨论香港实现民主的问题,1984年的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也没有提到普选。”

 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3日在一个大学的论坛上,被问及香港问题。李显龙说,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,必须遵守一国两制,外人不应干涉。

  李显龙:香港不是一个国家,它是一国两制

  李显龙3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协会演讲,并出席对话会时,被问及香港问题。李显龙说,香港不是一个国家,它是一国两制。“在英殖民时期,香港从未举行过选举。”

  他说,在英殖民结束后,中国做出一国两制的安排,在香港也有一些有限的民主形式,最后扩大到直接普选。李显龙指出,所以治理香港的法律是基本法,香港的主权是中国的,地缘现实是,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。

  “中国要香港取得成功,也为香港取得成功做好万全的准备,但中国不希望香港成为深圳河另一边的麻烦。绝对不希望。”李显龙说,所以香港人必须确保一国两制可行,而香港人和中央政府必须一起来做到这一点。

  官员选举特首,李显龙认为,这是香港和中国必须解决的问题,但必须以符合香港利益、不伤害中国利益,符合法律和基本法的方式来进行。

  对于香港正在进行的示威,李显龙说,外人不应该掺合。

  “如果其他群体卷入,用来作为对中国施压或者改变中国的方式。我在报纸上看到,来自台北太阳花学运的学生跑来切磋,教你如何占领什么地方,我不认为这需要帮助。”

  李显龙警告说,这将只会让事情更复杂。

  李显龙3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协会演讲,并出席对话会时,被问及香港问题。

  香港目前民主空间比港英时代大

  新加坡外长尚穆根他提醒说,根据北京现在提出的政改方案,香港得到的民主空间,已超过在港英时代所得到的。

  尚穆根是在办公室接受《联合早报》专访。他分析说,西方传媒报道中常见的论点就是:中国否定民主。他记得曾看到一篇报道说,香港是因为享有自由才取得经济成功,而中国大陆正在冲击香港的自由。

  他提出,除了很少数比较平衡的言论外,香港情况的真相没有在西方报道中呈现。事实是,过去150年香港并没有民主,英殖民地政府和香港媒体也不讨论民主,普选课题也不在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中。

  他说:“北京现在提出的,已超过香港在英国治下所得,可是西方媒体并没报道这一点。”

  尚穆根也指出,谈香港的情况,大家也需要了解中国中央政府的视角。中国大陆的重点是保持团结、经济发展、让13亿人口过更好的生活,要实现这些,首要条件就是使国家得到良好的治理。如果现阶段推行相互制衡的多党选举制度,中国领导人会认为,这将阻碍中国实现目标。

  尚穆根说:“西方媒体隐去了一个事实,就是过去150年以来,香港并没有实行民主制度。港英政府和香港媒体从来没有讨论香港实现民主的问题,1984年的《中英联合声明》也没有提到普选。”

  视美国苏联为前车之鉴 中国短期内不启动重大政治变革

  今天中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6800美元,领导人的目标是使国家达到中等繁荣水平。尚穆根认为,在此之前,中国不会采取任何民主化的动作,中国领导人只要看到国际上两个例子,就能印证他们的看法。

  这两个例子就是美国与苏联。

  美国因两党恶斗,造成政治制度失效。政府无法通过财政预算,不能解决预算赤字问题,处理移民法改革,公立学校不能提供有品质的小学教育,政府不能处理犯罪与暴力问题。美国选举的周期短,也导致它不能从长远眼光制定政策。

  “中国会看着这一切,然后说,一个比较贫穷,发展比较落后的国家,负担不起(政治制度运作失效)的这种奢侈。”

  苏联当年是在经济还未改革时就进行政治改革。在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力量薄弱,西方大国也没有给予它尊重与关注。尚穆根分析说,所以中国的立场很坚定。中国在短期内不会启动重大政治变革,中国领导人相信任何这样的动作,将给中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,使人民受到损害。

  黎栋国指,旺角暴乱是一宗有暴徒集体蓄意违法的严重刑事暴力及犯罪事件,当中涉及暴动、非法集结、纵火、刑事毁坏、袭警和藏有攻击性武器等罪行。他强调,刑事调查最合适的处理方法,包括调查暴乱背后是否有人策划组织,尽快将暴徒缉拿归案,然后提出检控及交由法庭裁决。过程中,社会大众可通过公开审讯,得知事件的背景和真相。

  “所以,中国中央政府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处理香港的事务,它不能让香港改变中国大陆本身的政治制度。中央在香港允许什么,都可能对大陆其他地方产生冲击。因此,中央领导将非常小心,不大可能向示威者的要求妥协。从中国领导人的角度看,向这些要求妥协,可能影响中国整体的稳定。

  “我觉得他们的这些观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”

本文由:(http://www.gzlfjz168.com)原创,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zlfjz168.com/gaxw/8422.html